一年亏光9年利润 科大智能“故事”能继续讲下去吗?

热点专题 阅读(1009)

Original Title:HKUST的智能“故事”在一年内损失了9年的利润后还能继续吗?

随着春节的临近,a股市场2019年的业绩预测仍在密集披露。在业绩预测中,既有欣喜,也有担忧,因商誉受损而导致业绩大幅下滑的案例不断出现。

1月17日下午,人工智能的“巨人”,HKUST智能公司。已经盈利多年的深交所宣布,预计亏损25.90亿至25.95亿元,去年同期净利润为3.93亿元。第一位财经记者发现,在上市的第九年,HKUST智能遭遇了第一次亏损,失去了过去九年的所有净利润。然而,导致HKUST智力巨大损失的“罪魁祸首”仍然是商誉受损。

公告显示,HKUST智能预计2019年为上海观之工业自动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观之”)、肖华精密工业(苏州)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肖华精密”)和上海干勇机电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干勇机电”)计提约16.2亿元的商誉减值准备,并计划计提约4.8亿元的存货减值准备。

当天晚上,深交所立即发布通知,要求HKUST聪明地解释业绩承诺期结束后,上交所和肖华精密业绩大幅下滑的具体原因和合理性。是否存在通过计提大量商誉减值准备调整利润等问题。

商誉、商誉或商誉

自2018年底商誉减值“大雷雨”以来,a股上市公司因大规模计提商誉/资产减值而遭受巨额业绩损失已成为常态。

尽管2018年HKUST智能性能的增长率显示出同比下降,但市场仍对这一超过25亿元的巨大损失感到震惊。

公司解释称,2019年1月至12月,随着乘用车产销下滑接近10%,全资子公司上海关智、肖华精密、干勇机电的下游客户均为国内汽车制造商,受汽车行业产销下滑影响较大,对主营业务收入影响较大。

Eye check显示,2011年登陆创业板的HKUST智能主要从事工业自动化和电力自动化。其产品包括智能工厂、智能负荷转移、智能装配、智能焊接、智能物流、配电和轨到轨电气自动化产品等。

HKUST智能在上市之初就被公认为业内a股领先的人工智能企业。从过去几年的表现来看,该公司的净收入增长迅速。短短几年,2018年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是2013年的10倍和40倍。

财务报告显示,2017年和2018年,HKUST智能分别实现净利润3.37亿元和3.93亿元。

同时,2018年干勇机电、肖华精密、上海观智分别实现净利润7891万元、5756万元、9296万元,合计2.29亿元。2017年分别为1.03亿元、4701万元和7446万元,总计2.24亿元。

并购赌未来“雷雷”

自2014年以来,HKUST智能开始了一次又一次的大规模收购,寻求扩大其工业自动化业务。高溢价的M&A赌上了未来,也为今天的巨大业绩损失埋下了“祸根”。

2014年至2016年,HKUST分别以7.15亿元、4.97亿元和4.07亿元的商誉收购了上海观之、肖华精密和干勇机电公司。在业绩承诺到期后,上海观致和肖华精密都经历了业绩的急剧下滑。

公告显示,2014年4月,HKUST智能通过发行股票并以546%的溢价支付现金,收购了干勇机电公司100%的股权。截至2013年8月31日,干勇净资产为8139万元,估计价值为5.26亿元。

干勇机电公司被收购时现金流并不乐观。从2011年到2013年,其经营活动产生的净现金流为-1683万元人民币

最终,HKUST智能通过发行股票和支付现金的方式,以总计13.49亿元的价格收购了上海观之和肖华精密。极高的溢价也引起了深交所的关注。在询证函中,深圳证券交易所要求该公司解释为什么上海观之生产的主要自动化产品汽车侧壁智能焊接生产线的毛利率发生了巨大变化。

根据收购报告,上海冠志成立于2012年,声称其自动化业务是智能焊接和装配生产线。上海大众是其主要客户,全年约占上海总收入的90%。成立一年后,上海冠之以突然增加的毛利率实现了惊人的增长。

数据显示,2013年、2014年和2015年1-10月,上海观之汽车侧墙智能焊接生产线的毛利率分别为25.71%、33.83%和30.19%。就业绩而言,2014年的收入与2013年相比增长了336.78%,与2014年相比增长了59.06%。在踏上履行业绩承诺的道路后,上海观致的业绩大幅下滑。

如果你轻装旅行,你能弥补损失吗?

在表演爆发后,HKUST情报的市场价值将受到压力。16日晚,景丰药业(。深圳)和海南瑞泽(。深圳)宣布了他们出色的成绩。17日,两家公司的市值蒸发了超过10亿元。自2019年以来,HKUST智能股票已下跌近60%。

关于商誉的减值,HKUST情报表示,虽然公司目前的业绩受到严重影响,但商誉和其他一些资产的减值有利于公司资产质量的提高。

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这是在3月1日新《证券法》正式实施之前,上市公司急于清理“埋雷”,以便轻装上阵。在2020年或以a股为主的不稳定结构下,上市公司仍然需要业绩来巩固基础。”

记者注意到,2017年和2018年,HKUST智能三个子公司的累计净利润分别占母公司净利润的66.5%和58%。这意味着,如果三家子公司的经营业绩继续下滑,HKUST情报部门的业绩仍有继续下滑的风险。

他补充道,“2016年,人工智能产业将在世界上受到良好的对待。然而,在a股市场,大量资本流向人工智能领域,风险投资和并购等关键词的频繁出现已经持续了近3年。到2019年,一些与实际情况不符的高价值人工智能股票没有如期达到市场预期,行业人气迅速下滑。它不再受资本欢迎,人工智能企业的融资难度将会增加。”

德勤中国工业产品及建筑子行业常务合伙人董对记者表示:“中国实施人工智能项目的制造企业不少,但调查发现,从企业效益预算和投资时间来看,91%的项目未能达到企业预期。差距的原因包括现有经验和组织结构障碍、基础设施制约、数据收集方法和数据质量差、缺乏工程经验以及项目规模过大和过于复杂。”

"企业必须首先确保人工智能的部署与自己的战略目标相匹配。关键是选择适当的复杂性来满足业务目标。下一步是找到一个合适的人工智能登陆应用场景,这需要明确它可以解决的具体领域问题,从而形成商业价值。企业也需要关注自己的数据库,因为数据是深入学习的基石,所以企业必须首先对自己的数据库进行诊断性评价,甚至进行数字化改造来提高数据质量。就人才而言,企业不仅需要人工智能专家,还需要有经验的行业专家为特定行业设计人工智能解决方案,还需要能够处理制造过程和行业问题的产品经理。满足上述条件后,企业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