霞浦牙城渡头渡口,那些往事你知道多少……

热点专题 阅读(1526)

瓦头渡口位于福建省宁德市霞浦县崖城镇西瓦头村。因为杨家溪把村子分为南北两部分,海峡两岸的人们过去都依靠渡船来运输。几千年来,瓦头渡口一直是崖城最繁忙的渡口之一。

渡轮码头位于海水和淡水的交汇处。在杨家溪上游两岸(包括福鼎盘溪镇的赤溪、九里村),八十年代高速公路建成之前,他们主要是将木材、竹子、农副产品运到渡口,然后用商船运到福建、浙江、上海等地。从其他地方返回的日用品也用竹筏运送到上游。

瓦头村的一条从西向东再向南的街道,被溪流中的碎石铺成。它在西部高,在东南部低,并延伸到渡口的河岸。每年春天,河水清澈碧波,两岸相距不远,约200米。然而,两岸的人们主要依靠竹筏过河。人们可以以低成本快速到达彼岸。如果在旱季有涓涓细流,人们可以毫无困难地卷起裤腿,提着鞋子。虽然漂流和流水都可以过河到达对岸,但也有潜在的安全隐患,这两个村庄的人们不得不听天由命。特别是在洪水期间,惊险的轮渡场面可以被描述为一次事故,如果一个人不小心的话,船会倾覆,人会死。所有这些在老年人的记忆中是不可磨灭的,并且已经成为人们饭后谈论的主要话题。

洪水季节的渡船在大雨后发出噪音。该河流从柘荣县羊头村开始,流经福鼎攀西桑园,经赤溪进入霞浦崖城,再经杨家溪和瓦头,自北向南流入七都港。全长58公里,它汇集了山涧和溪流的洪水,像马奔腾一样强大,直向下游渡口前进。由于河流源头长,不可能控制上游的天气状况。在渡口,天空似乎晴朗无云。一瞬间,汹涌的水流和浑浊的水将被冲走,震耳欲聋。渡口两侧的河床将迅速填满,使不懂水的人头晕目眩。海峡两岸居民的旅行和生活受到严重影响。

根据老人的介绍,为了让人们在洪水泛滥时能够过河,有一种“送河”的工作,“送河”实际上是河与岸之间的一场人水之战。在激流中,每一个过河的乘客两边只有一个挑水人。他们抓住乘客的胳膊左右摇晃,努力踩着水。当过河的人数有点多的时候,几个送水的人被安排在左右两边,把过河的乘客放在中间的走廊里,把他们带到另一边。最特别的是送女人和老人。发件人准备了一个结实的木制黄桶。绳子系在桶的四条腿上,形成保护绳。妇女或老人被允许坐在桶里,抓住警卫绳。然后,四个河发电厂各自携带一个角落游到另一边。尽管木制的黄桶摇摇晃晃,但对女性或老年人来说相对稳定。通常,运送这条河的人不得不在风浪之上攀爬,为过河的乘客清除顺流而下的漂浮物,阻挡随时可能到来的危险海浪。当河水稍微慢一点的时候,只需由一两个“送河人”将过河的乘客放在两边肩膀上,安全地送到对岸。

送水的气氛很温暖。在激流中,“运河船”与海浪搏斗,勇敢地向前行进,全力护送乘客过河到对岸。在海浪声和载着河水的人们的喊叫声中,渡河的乘客们也不断发出恐慌的叫喊声。在河岸和高地上观看的村民指出了水情,并不时发出欢呼。河流和海岸之间的相互作用形成了一个激动人心的人水战争场景.

在与凶猛的河流的斗争中,人们赢得了时间和旅行,

2013年4月中旬,总投资720多万元、连接天府沟自然村和瓦头村的175米龙潜Ku大桥在上海市崖城、湘县、宁德市居民的大力支持下建成通车,极大地方便了群众的生产和生活。从那以后,在洪水期间让台湾海峡两岸的村民都很担心的渡口变成了一条畅通无阻的道路。渡口的历史已经结束了。然而,渡船曾经光荣地从这个历史舞台上退役。渡船曾经被遗弃在河边山毛榉树下的草地上。铁锈红和深蓝色的装饰物也脱落了。然而,整体结构已经破旧不堪。如果没有骑马的记忆,恐怕我在草地上找不到。它似乎已经从人们的记忆中消失了。

现在,随着杨家溪旅游项目的不断发展,原来的轮渡码头现已发展成为杨家溪中游的漂流码头,欢迎世界各地的朋友前来冲浪。

作者:雷恒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