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石门:快乐羊倌吴振协

热点专题 阅读(1952)

8月4日,我骑着村支部书记的摩托车去爬山,然后我走过了一个大峡谷,那是吴谢榛的羊圈。在羊圈里,白色的绵羊,都是白色的,都有棕色的耳朵和头,非常漂亮。山上的露水已经干了。吴谢榛将羊分批放回山里,根据羊圈大小的不同而有所不同,他说这只大绵羊必须爬过几座山才能吃草。羔羊跟不上大绵羊的步伐,也无法到达更远的地方。

吴谢榛放羊完毕。我们回到大峡谷,坐在一块大石头的阴影下。我们和一个养羊大户吴谢榛聊了聊他养羊的经历。他出生于1964年。土家族高中毕业。我们也去过两次工作。一个在广东的家具厂,另一个在浙江的铝厂。每次我们只工作几个月。吴珍协会说:“每月几百美元的工资都是苦力,所以他们不可能干。工资很低,工头的脸色仍然难看,所以我想,为什么不动用个人资源回来养羊呢?”

周家冲村的月月崖人称动物为特别的东西。他们称绵羊为绵羊、鸡和猪。吴谢榛带着利用家乡各地的草资源养羊的梦想回到了月月崖。回来后,谢榛没有马上养羊,而是去了吉首砖厂快一年了。他说,“没有办法得到很多钱。大陆的工厂有点松散。他们去书店买了一些关于养羊的书。工作和阅读时,他们发现养羊很容易。”

所以,1996年,吴珍协会花2200元买了20只羔羊。喂养了将近一年后,羔羊长成大绵羊。出乎意料的是,当冬天下大雪时,吴珍协会把羊羔留在家里喂干草。冬天结束了,但是他的羊越来越瘦,有些已经死了。春天开始时,吴珍协会卖掉了剩余的羊,失去了劳动力和500元。吴珍协会说:“经过一两年的耕作,我过不去了,但我仍然没有办法养羊。花了几千块钱,买了几十只土羊,土羊土法。这时,碰巧畜牧站正在从事波尔山羊的饲养,并花了2000多元买了一只30公斤的绵羊饲养。我记得在第一个月的24日,山羊(公羊)不能动弹,不能被抱抱,不能把它当作珍宝带回家,不能小心翼翼地喂养和培育羔羊,一只母羊怀了1到2只羔羊。从那以后,它每年卖出1万多元。”

当时一万元的家庭很大。吴珍协会说,养羊人在一个家庭里最多只能呆两年。如果他待很长时间,他将是近交的,近交绵羊的质量将不好。自1996年以来,吴谢榛已经更换了6名养羊人,养羊人的价格从2000元涨到了现在的4000元。养羊大户吴谢榛加班加点地养羊。他要么和其他养羊人交易,要么卖掉他们。他只能半价出售羊。

现在吴谢榛的羊圈里有145只大大小小的羊。他说,他主要销售种羊,收入约6万元,另外,如果肉羊长势良好,每年可以赚10多万元。

吴谢榛回到石门山区过着自由的生活,做一个维护自己尊严的牧羊人,远离喧嚣的大城市。村党支部书记说他有一栋大楼、一辆汽车或一辆别克。吴谢榛露出菊花花瓣的笑脸,脸上写着幸福和满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