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频插手中国内政 哪些美国势力在祸港乱港?

国内新闻 阅读(1066)

原标题:全球独家披露:频繁干涉中国内政,美国在香港制造混乱?

环球时报驻香港特约记者[凌黄的博宁和环球时报驻美国特约记者丁晓燕余庆]“美国正在进行‘香港颜色革命’!”从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到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和参议员卢比奥,从港澳总领事馆的一些外交官到华盛顿的一些智库和非政府组织,美国军队经常干预香港事务。他们不是“无视事实,颠倒黑白,毫无根据地诽谤中央政府和特区政府,向极端暴力分子发出严重的错误信号”,就是邀请“香港灾难”人士访问美国,帮助他们为自己的政纲说话,或者打着“帮助香港寻找民主和政治改革的新途径”的幌子,通过资金支持“占领中国运动”。在香港回归中国之前,美国将香港视为其对华“软遏制”政策的一个组成部分。其主要表现是西方意识形态在香港的推行及其隐蔽渗透。今天,美国公开干涉香港事务和中国内政。对此,记者《环球时报》采访的专家表示,有了中国的反华政策,他们相信中美两国不会在香港问题上陷入无法控制的局面。

香港总领事“离任前的疯狂”

“香港是贸易、企业、自由和全球相互依存的象征。游客来这里是为了时尚和美味的食物。世界使用你的电子产品,看你的电影。想去任何地方旅游的美国人都想来香港.这座伟大的城市总是让我觉得更富有、更新、更与众不同……”1998年,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访问香港时留下了许多赞誉。他还引用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的话说,“我们的自由是对更美好事物的无止境的追求”,因此“我希望你知道,美国认为香港不仅对中国至关重要,而且对亚洲、美国和世界也至关重要”。如今,一些美国人越来越把香港视为压制和遏制中国的“重要名片”。

回顾美国与香港的关系,《香港与冷战:英美关系》写道: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英国意识到其在香港的地位将变得脆弱,“担心可能遭到中国的报复”,因此坚持美国接受香港的角色,保持谨慎,尽量不采取对抗行动(与中国)。尽管华盛顿的高层决策者认为,香港只能成为一个“筹码”,以获得英国对美国在亚洲其他地区利益的支持。然而,在冷战期间,美国和英国政府在讨论香港问题时经常发生争议。

冷战期间,杜鲁门政府加强了对中国意识形态的宣传和渗透活动,并通过美国新闻署香港办事处?扇×艘幌盗行⌒卸!跋愀坌旅拦焓麓Α钡闹饕勘晔峭ü悴ァ⒌缬啊⒚教濉⑼际槌霭婧推渌乐圃旆垂埠头椿樾鳎熘С置拦妥时局饕寮壑倒鄣姆瘴Вし⑾愀廴硕灾泄抡ǖ牟宦S捎凇跋愀坌旅拦痹谙愀鄣牟コ鍪艿接⒐南拗疲饕揽肯愀哿礁龅胤焦悴サ缣ā袄钍佟焙汀跋愀鄣缣ā钡牧α坷次遣コ鼋谀俊?1957年,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制定了《美国对香港政策》,系统阐述了利用香港向中国进行意识形态渗透的目标和措施,并由美国总统签署。

香港回归祖国前,美国仍多次干预香港事务。例如,1984年中英达成归还1840年鸦片战争战利品的协议后,美国共和党政纲立即“明确”呼吁香港“自决”。随着英国人准备离开香港,美国在香港的利益和行动进一步加强。20世纪90年代初,中美关系紧张。美国驻香港领事官员宣称,“香港已成为美国对华政策的一个因素”。为了“最全面地”保护美国在香港的利益,保护香港公民的自由和民主化,美国于年通过了《美国香港政策法案》

美国驻香港领事官员最近干预了香港事务,香港人揭露了与香港“香港独立”组织领导人的私下会晤。香港媒体的一项调查发现,这位官员是美国驻香港和澳门总领事馆政治部主任朱莉埃德(Julie Ed),她“身份神秘”,之前曾在世界其他地方参加过“颜色革命”。一个多月前卸任的美国驻香港和澳门总领事唐伟康(音)也经常通过媒体发表言论,“威胁”特区政府不要修改相关规定,并在这起事件中扮演重要角色。唐维康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中国内地的法律框架、可靠性和公信力与香港有很大不同,公众的反应是自然的。香港工会联合会批评唐维康干涉香港事务,这对香港和美国的交流产生了负面影响。一些香港媒体批评他的言论是“赤裸裸的政治干预”和“离任前的疯狂”。一些香港特别行政区人大代表说,唐维康是“强盗逻辑”,就像美国向世界输出的“颜色革命”一样,他只是一个外交官,不是香港人选出来的,没有资格评论香港事务。

全国港澳研究会会长邓飞告诉记者《环球时报》,自2010年杨素迪出任驻香港总领事以来,美国显然已经开始干涉香港事务。担任美国驻香港总领事的美国外交官几乎都曾担任美国驻台湾代表。以前,他们倾向于“台湾比香港更重要”。他们在香港的总声音远远低于在台湾的声音。杨素迪上任后赶上了“阿拉伯之春”。他的言论当时被香港社会视为“煽动香港自治运动的企图”。

在香港,有些人会提到2013年的“斯诺登事件”,那次事件曾被视为香港和美国之间的“罕见冲突”。香港认为?拦囊汕肭蟛煌耆舷愀鄯桑古档抢肟愀勖挥蟹梢谰荩蛭唤古睹拦孛芗嗍酉钅俊袄饩导苹薄6源耍拦裨悍⒀匀宋绿乩丈?:“香港政府故意释放了一名逃犯。”这些言论也引起了香港人的不满。

非政府组织煽风点火并提供资金

随着香港的混乱,一些与白宫关系密切的美国智库和非政府组织也介入其中。7月9日,美国扞卫民主基金会副主席石康弘主持了题为“抗议、镇压和香港的未来:与黎智英的对话”的研讨会。这个智库经常与美国总统国家安全助理博尔顿和其他人互动,传统上不研究中国。史安哲是中东问题专家。在那次会议上,黎智英的诞生地,“灾难之港”被弄错了。据全国广播公司报道,黎智英在美国逗留期间谈论了很多关于“美国道德”的话题。“我们需要知道美国支持我们”。

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邀请刚刚卸任的美国驻香港总领事唐伟康于7月30日发表演讲。唐建议华盛顿应该“更积极地与香港接触”,不要把香港视为次要问题。美国智库詹姆斯敦基金会的网站最近发布了一份由“全球台湾研究所”首席执行官肖撰写的调查报告。据信与台湾民进党关系密切的肖在他的报告中对中国的统一战线政策发表了不实言论。

在美国学术界,长期关注香港问题的学者并不多。对香港问题的研究主要是由一些在香港生活过的学者进行的,如美国香港研究的“带头人”和布鲁金斯学会亚太政策专家鲍勃瑞哲。他曾在美国政府参与香港事务,并于1992年参与制定《中共在香港影响力的初步调查》。布鲁哲在最近的一次媒体采访中说,香港的情况变得非常不幸。香港激进分子设定的政治目标正变得“遥不可及”,而且

美国政府和非政府组织煽风点火,并为香港的“反修正案抗议”提供资金。加拿大的“全球研究”网站在6月14日发表了一篇文章,称“几十年来,美国让香港远离中国至关重要”。文章援引一名前中情局特工的话说:“香港是我们的‘监听站’”,并透露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早在1994年就向香港的相关团体提供资金。被称为“第二中央情报局”的奈德一直是美国干预香港事务的“先锋”。据美国媒体报道,该基金会的四个分支机构中至少有两个活跃在香港,即NDI国家民主研究所和团结中心。特别是,前者自1997年以来一直很活跃。该基金会负责亚洲项目的副主席路易莎格里维(Louisa Grioui)表示,奈德对香港集团的支持是“持续的”。当2014年发生“占领中国”运动时,格里维公开承认,香港反建制活动人士知道与奈德合作的“风险”,但仍坚持这么做。2014年4月,由马?±詈桶采铝斓嫉姆炊耘捎肴裰餮【傥被峁唇幔缓笙蚋弊芡嘲莸呛推渌恕把扒蟀镏薄?

《美国香港政策法案》记者在NED网站上搜索关键词“香港”,找到14个相关项目,资助总额195万美元。例如,2016年,一个预算为35万美元的项目将“帮助香港寻找民主和政治改革的新途径”。2018年,一个预算为9万美元的项目旨在"提高国际社会对香港侵犯人权行为的认识"。今年5月,该基金会邀请一些“香港独立”活动人士举办了一个关于“香港公民社会的多样化需求”的研讨会。“自那以后,香港的街头暴力事件一直在激增,与华盛顿的反华政客和非政府组织的言论相呼应。

它与以前的“颜色革命”方法非常相似。

美国与香港保持密切的经济和社会关系。美国公司普遍称赞香港的商业环境,包括司法系统、信息自由流动、低税率和基础设施。目前,超过1300家美国公司在香港经营,包括726个地区总部。此外,近85,000名美国居民居住在香港。香港是全球贸易顺差最大的单一贸易伙伴,2017年贸易顺差为326亿美元。它主要来自香港对美国飞机、电机、珠宝、黄金、钻石、艺术品、肉类、水果和坚果的购买。

但香港的美国商会扮演了一个不光彩的角色。今年3月,商会透过香港的反对派报章高调宣布,已向特区政府保安局发出措辞强硬的“意见书”。过去,美国商会直接向特区政府提交有关意见,但这次却突然上演“商会政治化”的一幕,意图透过反对派传媒宣传,以引起社会效应。此后,安森陈和其他反对派人士前往美国会见美国副总统伯恩斯、国务卿庞贝、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和其他人士。佩洛西最近多次评论香港事务,甚至向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发布命令”。

香港一些舆论认为香港民主派受到了美国政府的高层接待,这表明美国非常重视香港问题。然而,在中美贸易摩擦紧张的时候访问美国是“将香港和反对派卷入中美争斗”,这是非常不明智的。

全国港澳研究会会长邓飞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美国对香港的主要影响也体现在高端金融业,因为大型投资银行主要来自美国。邓飞认为,在中美战略竞争和博弈中,打“香港”的成本并不高。尽管据报道,在香港的美资企业每年有400亿美元的盈余,抵消了美国在中美贸易中的部分赤字,但美国可以通过“长臂管辖权”控制在香港的美资企业和投资银行,并威胁要通过修改取消香港的“独立关税区”地位。这是悬在香港头上的美国利剑。香港正面临一个两难的境地:甚至是妥协

对此,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香港青年联合会常务副主席陈志豪表示,香港的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制度自回归以来基本保持不变,一些香港人的价值观仍然与英美人的价值观较为接近。在这项反修正案的法律中,一些人跑到美国会见一些政治人物,积极寻求外国势力的干预,在白宫网站上公布联合签名,并与美国驻香港外交官“联系”。陈志豪说,许多香港市民都知道这一事件背后有外部力量的支持。他们也不同意公开升英美国旗的行为,因为这完全违背了国家利益和民族感情。毕竟,只有少数人希望香港真的成为殖民地。值得强调的是,英国国旗和美国国旗的升起激起了爱国和热爱香港的群众的强烈不满,许多市民对这种卖国行为感到愤怒。

南开大学台港澳法律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李小兵认为,香港已经呈现出“英国从美国撤退,向美国推进”的趋势和格局。从2013年的“占领中国”事件可以看出,香港已经成为一个受到外部政治力量支持的战略堡垒和据点,一个可以深入干预和影响中国的楔子。他认为,在“反修案”事件中,美国在香港的行动在形象塑造、权力分配、文学宣传传播、政治诉求等方面与其他地方的“颜色革命”非常相似。形成的动荡和影响比“职业”在水平和广度上更加分散、持久和灵活。李小兵预测美国今后不会轻易放弃香港,但相应地,北京的应对措施也在加强,因此形势基本得到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