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持股入场股东会被拒 獐子岛是在漠视股东权利

国内新闻 阅读(621)

原标题:记者持有的股份被股东大会拒绝接纳。张子岛无视股东的权利。

张子岛扇贝的“魔力”版是新版本:从“死亡”3.0版到海外版

张子岛于12月30日召开临时股东大会。《新京报》记者在股东大会记录日期(12月30日)前购买了张子岛的股份,但不允许进入会议。笔者认为,这涉嫌忽视股东权利和逃避媒体监督。

《公司法》第一百零三条规定:“出席股东大会的股东每持有一股表决权”;第126条规定,"股票发行应以公平和公正的原则为基础,同一类型的每股应享有相同的权利",这就是"相同的股票和相同的权利"的理念。

股东的权利包括自我利益权和共同利益权。自利权是股东行使的实现自身利益的权利,包括要求分红的权利。共同利益权是股东为自身利益和公司利益行使的权利,如出席股东大会的权利、表决权、询问权等。根据“同股同权”的理念,在共同利益权的某些方面,无论有多少股东持有股份,共同利益权都是相同的。当然,不同的股东持有不同的股份,对公司事务的投票有不同的影响,但股东出席股东大会和进入股东大会门槛的权利应该完全相同。

《公司法》及其他法律法规不限制持有100股或1股的股东参加股东大会的权利。因此,理论上,即使持有1股的股东也有权参加股东大会。事实上,投资服务中心经常作为持有100股的股东参加上市公司的股东大会。因此,即使《新京报》的记者只持有100股,他也不应该成为参加股东大会的障碍。

此外,《新京报》记者的股份是在记录日期之前购买和持有的。根据2016 《上市公司股东大会规则》年第23条,所有在备案之日登记的普通股东或其代理人均有权出席股东大会。公司和召集人不得以任何理由拒绝。因此,新京报记者完全有权参加张子岛股东大会。张子岛拒绝参加股东大会,这涉嫌违反规定。

如果合格股东被排除在股东大会之外,那么张子道在30日晚披露的股东大会决议公告的合法性和有效性就有问题,股东甚至可以向法院投诉,确认其无效。

张子岛拒绝记者出席股东大会的原因是记者对自己的身份或职业更加“敏感”。张子岛的许多“扇贝”事件一再使其陷入舆论漩涡,包括媒体和参与报道的记者。张子岛可能已经害怕媒体监督。

新闻媒体监管机制是美国证券市场除专业监管机制外最重要的社会监管机制。然而,在中国,上市公司的一些治理问题,包括财务欺诈,首先被媒体披露,然后被公之于众。为了赢得市场和受众,媒体必须在新闻报道的及时性、真实性和公平性方面与其他媒体激烈竞争。加上相关部门的检查,权威媒体的报道质量可以得到保证,这也是促进a股健康的重要力量。

有人呼吁修改《公司法》,赋予新闻媒体审计和采访上市公司股东大会的权利,甚至赋予媒体记者与股东同样的基本质询权,即向高董事提问的权利。作者同意这一呼吁,也就是说,即使记者不持有一股,他也应该有权出席股东大会。事实上,并非所有上市公司都害怕媒体监督。一些列表

韩国成人视频|亚洲成人视频在线观看|成人免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