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大学要有“吸引力”和“生产力”

国内新闻 阅读(1940)

在最近公布的一些国际权威大学排名中,香港科技大学(Hong Kong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在不到20年的时间里一直跻身前50名,这给其他起步较晚的中国大学带来了信心。在昨天举行的“一流大学建设系列研讨会”上,许多国内大学的“领导者”讨论了如何建设世界一流大学。

大学发展不应该是鹦鹉学舌。

复旦大学校长杨郁亮认为,在发展教育的过程中,国内大学确实有很大的借鉴经验和成功案例的空间。但是,如果我们只是模仿某些技术和管理模式,虽然短期内我们可以取得微小的成功,但在长期发展中可能会留下许多隐患,甚至导致彻底的失败。

他说当前的教育体系可以说是模仿了西方建立的一套所谓的后发外源模型。例如,所有学科和学术规范基本上都来自美国或其他西方国家。如果我们不能在学术体系建设中很好地整合和创新我们的学术文化和理念,就很难改变我们在发展过程中的从属地位。“如果我们不能站在世界知识体系的最前沿,建设一流大学就是空谈,或者是一种自我娱乐。”

专家指出,中国应该建立坚持和体现中华民族文化特色的大学,而不是其他世界级大学的鹦鹉。在学习国外高水平大学的发展时,我们不应该回避理解和尊重传统中国和现代中国。作为一名培养“舵手”的大学校长,他必须首先有自己的文化意识。

大学的发展是以“九层平台”为基础的

清华大学副校长司源说:“纵观世界教育历史,无论是英国的剑桥大学和牛津大学,还是美国的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都是以国内大学的整体教学和研究水平为基础的。”专家指出,要建设一流大学,需要从教育体系入手,考虑整体发展,才能建设“九层平台”,而不是只花大笔钱给个别学校“创建”一流大学。

许多校长建议,如果中国大学想赶上国际高水平大学,就必须通过改革和创新实现跨越式发展。从其他国家大学的崛起来看,跨越式发展是由一系列创新驱动的。例如,德国大学在19世纪的迅速崛起离不开它们在组织结构上的创新,如建立全新的机构,如研究实验室和促进主席和教授制度的发展。中国大学应该结合自身特点,大胆探索,寻找更适合自己的发展道路。

大学的发展更加注重“人”

“培养有独立见解的优秀人才是我们大学一流梦想的基础。”Xi交通大学校长郑南宁表示,世界一流大学的内涵不仅在于服务社会和科研,还在于能否承担为社会发展提供大量人才和培养“中流砥柱”的重任。这所大学的许多科研成果可能在几年后成为历史。人们记得“这所大学里有人”。这是大学培养人才的途径。

哈尔滨工业大学校长王树国认为,今天,“如何更好地培养学生”的话题已经成为多年的话题,应该引起高校更多的思考。“我们倾向于把自己局限于用我们概述的社会模式来训练学生,认为我们已经达到了预期的目标。这就是为什么社会对我们的人才培养提出许多批评。”在培养过程中,如何更好地培养学生的创新意识和思维能力已成为当务之急。

专家在会上指出,有许多指标可以衡量一所大学的水平,如博士生人数、着名教师人数和主持的国家项目数量.但归根结底,这要看情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