荐读丨薛法根:做老师的,不能把书本上、教参上的话简单地搬到你的课堂里

国际新闻 阅读(756)

全文有2500个单词长,阅读

精彩阅读指南

大约需要4分钟,这很容易讲。然而,能够说话、说自己的话和说令人信服的话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也许有些人一生都在学习,却没有学会说话。”

01

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当我看到陌生人时,我害羞得不敢说话。春节期间,当我去叔叔家的时候,我总是跟着妈妈。当我看到叔叔和婶婶时,我脸红了,张不开嘴。直到我进入师范学校,我才意识到说话是老师照顾家庭的能力。想想看,我的老师不是靠一张嘴,一根粉笔讲课吗?当然,你在平台上说的不可能是你自己的母语。但是我总是分不清平淡和骄傲的语气。“四是四,十是十……”这种绕口令让我想把舌头拔出来打它。幸运的是,师范学校姓程的女老师经常突然出现在我们身后,催促我们:"同学们,请说普通话!"慢慢地,我终于学会了普通话。时代变了。今天的孩子刚刚进入小学。普通话已经说得很好了。它甚至可以指出我不能清楚地发音。这是我强烈的家乡方言留下的印记。不管我怎么努力,都很难摆脱它。事实上,我根本不想改变。不管我走多远,不管我走多累,熟悉的口音总是让我感到温暖和亲近。结果,它挡住了我走向城市的脚步,把我的教育梦想留在了稻花香中。如果你能说你的家乡,你会有自己的“根”,藏起一张叫做“乡愁”的邮票。

02

普通话或家乡方言,重要的是你说的是真的。有些人说谎时会脸红。也有一些人经常把假话当成真言,并且说了很长时间,甚至连真假都分不清。事实上,穷人不是那些被欺骗的人,而是那些撒谎的人。俗话说,谎言需要一百个谎言来掩盖。说谎的人必须编造更多的谎言。他们真的厌倦了生活。说实话,你会吃、睡、笑。这是最舒服的一天!这样生活会让你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年轻至少五岁。听完我的课后,一位老师叫我“薛老三”。这是迄今为止对我最好的赞美。如果换成“老薛”,那将是我的教育悲剧。我为自己画了一条底线,。我没有说所有的真相,我没有说所有的谎言。有人问,说实话是错的吗?为什么不说出全部真相?有一次,我评论了一位年轻老师的课,肯定了她的成功,并直言不讳地指出她的《石头书》不够。她把文章中的科学知识误认为教学内容,语文课几乎成了科学课。起初她很平静,然后慢慢低下头,再也没有抬起来。事件发生后,我非常自责。虽然我说的是真的,但我不小心伤害了老师。说真话也取决于场合,一个人不能忽视别人的感受。不说出全部真相并不意味着不敢说出真相。有些道理,虽然听了让人觉得不舒服,但你还是要说,这是一种人类的责任和勇气。有一次,当听贾志敏先生的中文课时,几个孩子带着阅读口音大声朗读。贾老师评论道:“这不自然,很普遍!”或者“好好读,好就是一般”有时他们只是简单地说,“不!”乍一看,我觉得有点苛刻。只有仔细思考,你才能理解这样一个真实的评价,这样孩子们才能真正了解自己,看到自己的缺点。作为老师,我们不能让孩子们的缺点和错误以爱的名义消失。像对待自己一样对待别人,你的真理就会有温度。把别人当成别人,你的真理是衡量对与错、好与坏的标尺。说实话的人通常是善良的人,他们自我快乐,让别人快乐。一个好老师的心必须柔软善良。至于谎言,你发现很难说出来,也不想说实话。最好的方法是“莫言”。沉默是金!

说自己的话不是重复别人说的话。别人说的可能很合理,对你有很大好处,但实际上是别人的想法。你说了10,000次,但你只重复了10,000次,这不会成为你自己的话。教师不能简单地把他们在书中读到的内容、教职员工或从其他人那里听到的内容转移到你的课堂上,并真诚地与学生交谈。你知道,在信息时代,我们的学生可能比你更早地看到和听到这些合理的词语,甚至比你知道的还要早。只有用自己独特而深刻的思维和观点,学生才能有一种新鲜的感觉,唤醒那些倾听的耳朵。当学生在课堂上心不在焉时,你必须首先复习一下自己。如果你不读书不思考,你会变得平庸无趣。那么你只能重复别人说过无数次的话。很少和关健刚先生交谈。每次我都能从他嘴里听到新鲜的东西。我既高兴又焦虑,因为你认为别人说的是新的,这意味着你落伍了。对教育现象的深刻分析和教学实践的高度细化将使人们能够找到自己的句子,说出只有你才能说的话。吴忠浩先生倡导语文本体教学。许多老师对此并不清楚。我打了个比方:“所谓本体教学内容是你做的菜的主要成分,非本体内容是炒菜时添加的调料。”这意味着只吃主要成分,这些成分营养丰富,但难以食用。加入调味料,翻炒,你会有颜色、气味和味道。如果只有调味品,只是一个快乐的场合,你仍然会饿。用自己的话说出别人不容易理解的东西是理解的标志。我引用语用学的关联理论来解释语块教学的基本原则。听完这些,彭钢先生对我说,“你说的不像你,不像你的班级。”我突然意识到,用别人的理论框架来进行我生动的实践,似乎是切我的脚,合我的鞋。理论就像盐。只有付诸实践,它才能被人们所欣赏。你说的应该像你做的一样,更像你自己。

04

每个人对教育和语文教学都有话要说。有些人在报纸和杂志上公开说,有些人私下里悄悄地说,有些人在自己的书里对自己说,至于其他人,他们不太在乎读完之后会说什么。我还没有变得文雅,所以我关心我说的每一句话,以及别人看了或听了之后的感受。虽然已经到了40岁,但教育和语文教学仍然存在着无尽的困惑。有些话说完后,我经常后悔误导了老师或学生。因此,我只敢在教育报纸上说几句话来掩盖我的无知。我一直觉得出版一本书是一件非常严肃和伟大的事情。一本好书,用好词,能让人永远不厌倦阅读,受益终生。如果这本书只看一眼封面就被放在书架上,它可能就没什么价值了,而且还不足以避免浪费别人的金钱和时间。这一次,编写并出版了三部理论、课程和论文专着。我真的有点害怕:这些话会浪费读者的金钱和时间吗?说自己的话,尤其是在书中,不仅需要思考,还需要勇气去说。谢谢你给我说话的勇气!薛法根现任江苏省吴江区盛泽实验小学教育集团首席校长、程贾凯小学校长、特级语文教师。自1988年开始教学以来,他一直致力于小学汉语组块教学的研究,成为苏联学校教学的代表人物。他先后被授予全国模范教师、2007年全国小语种年度人物、江苏省优秀教育家、江苏省第一名师称号。本文是元创图书《薛法根教育文丛》

Pass Brilliant

的序言?教师在发展过程中需要注意三个方面:个人、团队和研究

编辑,校长'学校

制作,校长'智库教育研究所

版权声明,校长学校尊重原创性,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侵权发生,我们会及时声明或删除。

团结起来,我们可以成为变革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