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长赋:迫切需要加快推进渔业转型升级

国际新闻 阅读(1439)

同志们:这次会议是农业部党组决定的一次非常重要的会议。这是中国渔业发展到一定规模和水平,进入新的发展阶段的重要会议。这也是在“十三五”一年全面落实新的发展理念、推进农业供给结构改革的大格局下召开的一次重要会议。会议的主要任务是:贯彻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中央农村工作会议和全国“两会”精神,深入分析当前渔业发展面临的新形势和新任务,大力推进渔业供给结构改革,加快渔业结构调整,促进渔业转型升级。

接下来,我想就渔业的转型发表四点意见。

1。中国渔业已经进入转型升级阶段。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渔业发展迅速,从农业和农村经济中的“选择性”副业发展成为重要产业。目前,渔业总供应量充足,但发展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的问题也十分突出。必须加快发展阶段的转型升级。

首先,渔业发展成就显着,水产品供应丰富,为转型升级创造了有利条件。改革开放初期,水产品“两江”市场率先放开,近海渔业率先走出去,渔业发展进入快车道。解决城乡居民“吃鱼难”的问题用了不到十年的时间。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水产品出口稳步增长,自2002年以来一直保持世界第一。2015年,全国水产品产量接近6700万吨,渔业产值达到1092.3亿元,渔民人均纯收入达到元,水产品出口顺差分别超过100亿美元,是1978年的14倍、496倍、161倍和38倍。世界上三条鱼中,我们有两条。渔业取得的巨大成就为促进渔民就业和收入增长,改善城乡居民的饮食和营养结构做出了重要贡献。当前,中国渔业发展站在一个新的起点上。水产品供应充足,市场稳定,为促进渔业转型升级提供了坚实基础。

第二,加快渔业转型升级,解决发展问题,弥补资源、环境和质量安全的不足。中国渔业取得了巨大成就,但同时也付出了巨大代价。一方面,产量有所增加,但资源和环境问题更加突出。近年来,由于环境污染和过度捕捞,近海鱼类产卵场遭到严重破坏,海洋渔业资源持续下降,“东海无鱼”水域荒漠化现象出现,内陆水域淡水渔业资源也在严重下降。另一方面,规模不断扩大,但产品质量和效益问题更加突出。目前,我国主要商品中有大量的水产品和少量的优质品牌产品。逃逸序列的供给不能满足人们消费升级的需求。从2014年开始,水产品价格下降,收益下降。此外,水产品质量安全问题时有发生,多宝鱼、鳜鱼、黑鱼、孔雀石绿、硝基呋喃等“三鱼两药”问题多次暴露,影响了产业发展和消费者信心。这些突出的矛盾和问题迫使渔业转型升级,加快发展方式转变,实现可持续发展,提高质量、效率

总体而言,中国渔业正处于从传统向现代转型的关键时期。机遇与挑战并存,新旧问题交织在一起。如果处理得好,处理得好,渔业发展就能实现一个辉煌的转折,迈上一个新的台阶。如果处理不好,我们将继续走老路,渔业发展将停滞不前,甚至变得不可持续。各级渔政部门必须认清形势,认清大趋势,顺应当前形势,进一步增强责任感和紧迫感,尽快转变发展观,明确发展思路,加快渔业现代化步伐,推动渔业转型升级实现新突破。

二。推进渔业转型升级的总体要求和途径

十三五期间,要推进渔业转型升级,必须全面贯彻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中央农村工作会议和全国“两会”精神,以新的发展观为指导,以提高质量和效率、减少和增加收入为目标, 以绿色发展和富裕渔民为目标,以健康养殖、适度捕捞、保护资源和壮大产业为方向。 大力推进渔业供给结构改革,加快转变渔业发展方式,加强政策引导、科技支撑、投资支持和法律保护,促进创新和强渔,协调和效益捕捞,推进绿色捕捞,开放和辅助捕捞,共享丰富捕捞,提高渔业生产的标准化、绿色化、产业化、组织化和可持续发展水平,提高渔业发展的质量、效率和竞争力,走高产高效、产品安全、资源节约和环境友好的中国特色渔业现代化道路。

促进渔业转型升级的途径是转变方式,调整结构。转变方式的关键是实现“四个转变”。

一是改变资源的使用方式。水域生态环境是渔业发展的基础。针对渔业资源利用强度高、水生生态环境恶化等突出问题,应坚持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的理念,改变过去资源消耗和要素投入的粗放型生产方式,有序利用渔业资源,坚决降低捕捞生产能力,加强水生生物资源保护,减缓渔业资源过度利用强度,减少水生态环境污染恶化趋势,实现可持续发展。

二是改变耕作和生产方式。科学的养殖生产模式是渔业发展质量和效益的保证。针对养殖密度高、污染排放重、质量风险高的突出问题,应加强政策引导,推广健康养殖模式,推行清洁生产,促进水产养殖节水减排,改变盲目追求高投入、高产出、盲目增产的养殖模式,促进渔业发展从注重产量增长转向注重质量效益,从注重物质投入转向注重科技进步。

三是改变管理方式。先进的管理模式是现代渔业的重要标志。目前,我国渔业生产组织不良,成千上万家庭的小规模分散经营难以适应大市场不断变化的竞争。培育新型渔业管理主体,支持大型水产养殖户、家庭渔场、专业合作社和渔业企业的发展壮大,支持社会化渔业服务组织,建立多种形式的利益联动机制,充分发挥规模管理主体在新技术应用、新品种推广、新市场开发和新形式开发中的主导作用,让传统渔民走上产业化道路

一是优化区域布局。近年来,我国渔业发展迅速,但一些地方过度无序的问题也十分突出。一些湖泊、水库区和近海水产养殖开满了鲜花。密度过高,污染加剧,与资源的生态承载力不匹配。根据各地区的自然资源和生态类型,调整和优化区域布局,形成分工合理、优势互补的发展格局。沿海地区有良好的发展基础,设备和技术水平高。大力发展近海渔业、设施渔业和水产品加工业,推进渔业原料和技术装备升级,率先实现渔业现代化。长江和珠江流域是纵横交错的河流,渔业资源丰富,水产养殖技术先进。它们是中国淡水渔业的主要产区。重点发展标准化健康养殖,综合养殖,减少养殖污染,保护和恢复水域生态环境。北方三个地区冷水资源丰富。低洼盐碱地和荒地水具有很大的开发潜力。积极拓展湖泊、水库等大型水面,有序开发盐碱地渔业资源,发展冷水渔业和节水型水产养殖。青藏高原生态脆弱,暂时不具备发展条件。重点是保护水生生物资源和生态环境。

二是优化产品结构。适应居民消费结构快速升级的需要,以市场需求为导向,做好加减乘除工作,促进养殖结构优化,鼓励渔民养殖更多生态鱼类和更适销对路的鱼类,增加优质高端安全水产品产量,减少逃逸序列中的主食,减少无效供应,让优质鱼、虾、贝类进入普通百姓的家庭,成为“家常菜”。大力提高水产品质量,加强品种创新,提高产品质量,加大市场开发力度,加强品牌建设,打造一批区域和国家知名品牌,促进渔业优化调整和精细化,增强市场竞争力。

三是优化产业结构。针对渔业123产业发展不平衡、产业链脱节、竞争力不强等突出问题,全面提升水产养殖、渔业、加工和冷链物流水平,大力发展水产品深加工,拓展远洋渔业,发展休闲渔业和增殖渔业,建设优美渔村,拓展渔业功能,发展和拓展新产业和业态,促进养殖与养殖相结合,整合123产业,不断延伸产业链,提升价值链。

第四,优化元素的配置。水、劳动力、资本、科技和设备是渔业发展的重要生产要素。但是,目前存在支撑能力弱、结构不合理、配置不平衡等问题,突出表现在渔业科技创新能力不足、渔民素质低、对近海渔业的资本投入过大等方面。严重制约了渔业的可持续健康发展。要优化渔业要素投入结构,加强政策和计划指导,统筹资金项目,促进各类生产要素向影响深远的海洋养殖、加工流通、休闲渔业、资源保护等方面流动,提高渔业全要素生产率。加大渔业科技创新力度,加强良种培育,更新改造渔业设备,促进信息与现代渔业深度融合,用现代技术手段改造传统渔业。加强渔业人才建设,要努力培养高素质的专业渔民、行业发展带头人和经纪人,提高生产、管理、经营能力和遵纪守法的素质

首先,我们将努力保护长江流域。长江流域不仅是我国淡水渔业的主要产区,也是水生生物的基因库。一段时间以来,长江干流和支流水利工程众多,捕捞强度居高不下,生态环境严重恶化,珍稀特有物种全面减少,部分物种濒临灭绝。二十年前有2700多只江豚,但现在只有不到1000只。宜昌中华鲟产卵场连续两年中断自然产卵。湖库渔业养殖密度过高,不仅污染水域生态环境,而且影响水产品的质量和安全。我们的母亲河再也承受不了这样的负荷了。长江急需恢复。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当前和今后相当长一段时间内,长江生态环境的恢复应放在压倒一切的位置上,以保护为主,不搞大开发。渔业部门应当抓住机遇,做好职责范围内的渔业保护工作。重点放在两个方面。一方面,要保护珍稀濒危水生野生动物,实施抢救保护,采取现场保护、异地保护、遗传资源保护、保护区建设等措施,实现物种延续。对破坏和危害珍稀濒危水生野生动物,必须坚决纠正和预防。另一方面,要恢复水域生态环境,实行“三减一增”,退渔减渔。还必须坚决减少高投入、高污染的水产养殖模式,降低捕捞能力,打击电凝、破网等非法捕捞活动,积极开展水生生物的增殖和释放,实现渔业资源的可持续性。关于长江珍稀水生生物的保护,部常务会议作了专门研究。长江办和渔业局应尽快制定详细的措施和计划,抓紧组织实施,弥补历史债务,遏制和扭转恶化趋势,恢复水生生物资源。

第二,努力缓解海上产能过剩。沿海地区是我国经济最发达的地区,也是我国渔业发展的主导地区。然而,过度发展也带来了一些突出的问题。首先,产能严重过剩,有许多渔船和渔民。据专家估计,我国管辖海域渔业资源允许渔获量约为800万至900万吨,而实际年渔获量约为1300万吨。过度捕捞会导致鱼捕获量减少,网眼变得更密,人变得更穷。第二,浅海滩涂文化过于密集,超出养殖能力,造成严重的局部污染。第三,生态持续恶化,“东海无鱼”,赤潮频发,浒苔激增,渔业资源严重萎缩。近海资源和环境长期以来负担不起,当务之急是转移和减少过剩产能。为了减少近海捕捞,应减少船舶转让数量,扩大船舶转让出海数量,禁止“离岸网”和“三无”捕捞,逐步实现捕捞强度与渔业资源允许渔获量相适应。降低近海养殖强度,有序向公海和深海转移,向人类自然养殖和海洋牧场转移,发展环境友好和生态健康的养殖模式,减少对海洋生态环境的影响。

第三,努力提高水产品的质量和安全。水产品质量安全是渔业转型升级的必然要求。我们必须坚持“生产”和“经营”的原则,坚决用双手。“生产”是从关键环节开始的,如产地的环境、繁殖方法和在

第四,努力提高渔业的物质、技术和设备条件。随着现代渔业建设的深入,渔政渔港、养殖池塘、水产品原品种、疾病防控体系等渔业基础设施薄弱的问题日益突出。渔船设备落后、能耗高、风险防护能力不足的问题日益突出,成为推动渔业现代化的瓶颈制约。近年来,台风、洪水、干旱、冰冻、流行病等灾害频繁发生。海洋渔业安全事故频繁发生。生产者遭受了巨大损失,甚至丧失了生命。努力提高渔业科技创新能力、综合生产能力和抗风险能力,加快物质技术装备升级。重点是促进渔业科技进步,加强重点领域和环节的科学研究,推广新技术、新品种、新模式和新设备,加强渔船、渔港和配套设施建设,加强渔业的物质设备和技术支持。要落实渔业安全生产监管责任和生产经营单位主体责任,加强渔业船舶安全设备配置、渔业安全执法检查、渔业船员培训教育,完善渔业安全风险防范和救灾机制,完善渔业保险,建设“安全渔业”,保障渔民生命财产安全。

第五,努力争取渔民换工作。改革开放30年来,渔民是第一批致富的农民。然而,随着渔业发展空间继续受到挤压,渔业资源继续减少,相当多的渔民在福祉过程中失去了队伍,特别是一些处境困难的渔民。特别是,一些内陆渔民“水里没有鱼,岸上没有土地,也没有社会保障”,这使得他们的生活非常困难。“十三五”期间,确保渔民收入稳定增长,贫困渔民全面脱贫,对全面小康社会至关重要。要尽一切可能拓宽渔民就业增收渠道,有序推进渔民转产转业,逐步实施退渔政策,加强渔民职业技能培训,引导渔民转产水产品加工、流通和休闲渔业,向城镇和非农产业转移,完善低保、医疗、教育和养老等社会保障体系,确保渔民收入不下降,生活得到改善。

第六,为近海渔业的规范有序发展打一场硬仗。经过30年的快速发展,中国近海渔业规模已跻身世界前列,但仍存在渔业结构优势问题。一些地方和企业盲目追求产出,经营方式粗放,法律意识薄弱。我们应树立可持续发展理念,增强国际上对负责任捕捞力量的认识,促进近海捕捞的规范有序发展。一方面,要努力扩大功能,逐步淘汰破坏海洋生物资源的捕捞方式和渔具捕捞方式,保护和合理利用国际渔业资源,加强海外海洋捕捞基地建设,互补发展加工流通产业,努力拓展产业链,提高竞争力。加快渔业“走出去”,发挥水产养殖优势,促进种苗、饲料和水产养殖设备出口。另一方面,应努力加强执法和监督,加大对跨界捕捞和其他非法事件的处罚力度,形成强大的威慑力量,维护国家形象。加强对近海捕捞企业和船员的教育和培训,督促他们遵守国际条约和捕捞国的法律法规,提高他们遵纪守法的意识。

4。加强

第二,我们必须在捕鱼方面坚持法治。加快完善渔业法律法规,积极推进《渔业法》修订,及时清理现有渔业法规和规范性文件,及时解决法律法规不适当、不协调的问题。加强渔业执法队伍建设,改善装备条件,推进渔业综合执法,促进渔业执法与刑事司法的衔接,加大对破坏渔业资源和环境、危及水产品质量安全等违法行为的查处力度。加强与有关部门的合作,加强渔业执法,严惩非法捕捞。

第三,加强宣传和引导。转变结构调整方式是渔业发展重点和方向的重大调整。会议特别提议减少收入,增加收入。有些同志暂时不能改变他们的想法。要利用广播、电视、报纸、新媒体等多渠道、多形式的宣传,迅速形成舆论氛围,加快方式和结构的转变。同时,要加强对各级渔业官员和新的渔业管理实体的培训,及时解释相关工作要求和政策措施。通过宣传和引导,我们应该充分认识到,在新形势下,不改变思想,渔业发展就没有出路。今天的调整和今天的变化是为了明天更好的发展。

第四,加强自我建设。渔业结构调整任务繁重而艰巨,出现了许多新情况和新问题。渔政系统的同志要学习新知识,提高新技能,努力提高适应和引领新常态的能力,用新思想引领新发展,推进供给体制改革。要转变工作作风,实事求是,狠抓落实,明确路线图、时间表和责任人,加强监督检查,加强绩效考核。我们应该以壮士扭断手腕的勇气、克服困难的决心和敢于尝试的勇气,加快渔业的转型升级。

同志们,加快渔业转型升级,是建设现代渔业强国的必由之路。让我们紧密团结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周围,努力进取,团结协作,努力开创现代渔业建设的新局面,为渔业的进一步发展和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做出新的更大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