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过大粪杀过猪 这个被人看不起的穷小子,一连办了三家在美国上市的大公司

国际新闻 阅读(1373)

自2017年春天以来,连锁酒店朱华集团一直在不断报道新闻。2月底,朱华宣布以36.5亿元人民币收购橙色水晶酒店集团。3月中旬,集团发布了财务报告,2016年盈利8亿元,同比增长84.3%。与此同时,朱华在2017年被列为“百强最有价值中国品牌”,并牢牢跻身酒店品牌前三名……”2010年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酒店集团市值为282亿元人民币。掌管这个100亿英镑帝国的是戚迹,他是传奇人物,被称为“企业家教父”。

在短短十年间,戚迹带领携程、贾茹和汉庭(现居中国)成功登陆纳斯达克,创造了世界企业史上的奇迹。如今,这三家公司的市值已经超过100亿英镑。

一个来自贫困家庭的“高贵的儿子”。

戚迹是一个地道的农村孩子。他于1966年出生在江苏如东。他种了庄稼,种了幼苗,捡了粪,杀猪。他做了很多农活,早年遭受了很多苦。

去上海上大学是戚迹第一次离开家乡。1985年,当他第一次来到“大城市”上海时,戚迹突然睁开眼睛,但他也陷入了自卑。.有些人总是嘲笑他是“乡下人”。他觉得自己“什么都缺”。他缺乏金钱、知识和文化……似乎没有什么比得上其他人。

所以他开始努力学习。除了他的研究专业,戚迹还读了大量的文学和历史书籍。影响他未来创业的许多思想、思想和文学造诣都来自这个时期。

那时,戚迹总是想着“发展”。然而,他对发展的想象是“在遥远的地方吃面条,然后打车回去”从童年到成年的艰辛激发了戚迹对成功的强烈渴望。他高度评价这本名著《约翰 克利斯朵夫》,热爱书中主人公与命运之间的斗争以及他对事业的追求。

1989年从上海交通大学机械系毕业后,认为自己原来的专业太无聊的戚迹被机器人学研究生院录取。在学习期间,他第一次接触计算机,并成为软件、硬件和网络的大师。结果,他存了很多“额外的钱”,他的生活开始改变。他突然成了学校里的“富人”。

加入互联网

戚迹真正加入互联网是在美国。

1994年,戚迹毕业后完成了他在上海一家计算机服务公司的第一份工作,并带着1万美元去了美国。他想去那里学习更多。更重要的是,他想寻找机会在国内创业。

偶然,戚迹在甲骨文总部第一次接触到互联网。“当时,我使用了非常早期版本的马赛克浏览器,我去了杨致远刚刚开发的搜索引擎。速度非常非常慢,所以我们两个不得不一边等一边喝咖啡。然而,当我想查询的信息终于一行行地出现在屏幕上时,我真的感到极度兴奋,这东西太神奇了!”

从那以后,戚迹对互联网上瘾了。他总觉得自己与互联网“有缘”。直觉告诉戚迹,互联网可以给人们带来巨大的机遇。“随着时间的推移和互联网的发展,这种判断在我的脑海中变得越来越清晰、清晰和坚定。对我个人来说,从来没有像是否上网这样的决策选择,但关键是如何上网以及是否找到合适的切入点。”

在美国纳斯达克成立携程旅行网一年,完全挤出了戚迹的创业热情。1995年回到中国后,他开始在信息技术领域工作。为了赚钱,戚迹做了系统集成、互联网服务提供商(ISP)、软件开发等,并通过这些业务挖掘出了他一生中的第一桶钱。但是他一直在想的是如何更新互联网的梦想。

戚迹是甲骨文中国咨询总监梁建章的校友和好朋友。1999年春节后,两人一起喝了一杯,聊了整整一夜,从互联网经济到美国互联网公司,从纳斯达克到首次公开募股……这一天之后,他们做出了改变命运的最后决定:成为一个向公众提供旅游服务的电子商务网站,成为一名“互联网游客”。这两个成为了第一波o

在经营方面,国内旅行社的经营毛利率不到10%,国内旅行社的总市场份额不到5%,换句话说,其余95%的市场是个人客户。

如果我们能抓住这些游客,利润率是毫无疑问的。但这需要绕过传统,思考新的商业模式。此时,能够打破地理、时间和管理限制,为自助个体游客提供个性化服务的互联网已经成为一个绝佳的选择。

仔细想想,然后去做。按照既定思路,戚迹和梁建章带来了两位来自交通大学的校友,一位是拥有多年投资银行经验的沈南鹏,另一位是时任上海旅行社总经理的范敏,他有着丰富的旅游经验。这四个人各有自己的优点和职责。“携程四先生”技能互补团队正式成立。

1999年6月,携程网的相关业务正式启动。在事业之初,戚迹肩负着最大的责任,他已经在商界呆了很多年,了解中国人民和生存之道。其他三名队员当时并没有真正“下海”。他们更像兼职企业家。他们利用业余时间与戚迹举行会议和讨论。

从旅游网络的建立到进入市场,携程的团队没有一条平坦的创业之路。

由于汽车刚启动时耗油最多,启动团队在不到3个月的时间里花费了100万元,融资成为生存最迫切的需要。可以说,这是首席财务官沈南鹏的任务,他拥有多年的投资银行经验。然而,因为他过去经营大型项目,大型投资银行根本不重视小企业。此外,当时的业务切入前景并不乐观,携程正努力寻找投资。

当没有什么可继续的时候,戚迹的私人关系就派上了用场。因为他以前的工作关系,他和IDG的张素杨建立了一点联系。在与“四位先生”会面并反复权衡之后,IDG决定向携程投资50万美元,约合20%,当时携程看起来并不完美。收到钱后,团队的工作得到了推进。携程旅行网(Ctrip)于1999年10月底正式启动,戚迹任首席执行官。

携程当时的商业模式参照的是美国Expedia、Travlocity等旅游网站,同时还根据中国本地情况推出了一系列自助化旅游的实用性服务,比如在既定的旅游预算和所选时间段里,为用户提供可选择的旅游线路设计方案。

携程当时的商业模式指的是美国的旅游网站,如Expedia和Travlocity。同时,它还根据中国的实际情况推出了一系列自助旅行的实用服务。例如,它为用户提供了在设定的旅行预算和选定时间段内的旅行路线设计方案选择。

旅游信息旅游电子商务是携程最初的定位,与当时所有其他旅游网站如仪陇、城市旅游网没有本质区别。从卖机票到卖景点门票,零售旅行社团队保证了价格.携程尝试了各种盈利模式,但都失败了。

从1999年到2000年,90%以上的互联网公司都在追求点击率,“烧钱”打广告,点击率飙升到在市场上赚钱”是他们“陶醉”的例行公事,携程也曾经是这样。

但是随着“烧钱”的失败和资本危机的到来,戚迹内心的不安变成了某种理解:仅仅依靠点击率和风险资本的企业不会持续太久,企业必须赚钱。但是我们怎样才能“赚最多的钱”?

分析收入构成后,戚迹发现团体预订业务和销售机票不可靠,因为真正的旅行仍然依赖旅行社,旅行社有自己成熟的渠道,携程很难获得团体客户。然而,与两家企业之间的激烈竞争相比,酒店预订仍然是一个诞生于不到3年前的新兴行业,预订收入也占携程总收入的大部分。

酒店预订业务因此被戚迹锁定为未来两年的主要发展方向。1999年11月,携程推出了自己开发的在线酒店预订系统。

然而,一家从未涉足酒店预订的新成立的互联网公司很难想象在这个领域发展有多困难。

看到离线通讯到处碰壁,这个计划非常困难。一些成员

戚迹提到的公司是中国第一个发现酒店预订市场空间并以电话为核心商业模式的公司。这些公司当时正面临困难。作为传统企业,它们难以扩大规模,不熟悉互联网的运作,也难以获得风险资本。然而,他们能够与携程合作,携程经常被媒体曝光,给他们带来想象。

因此,携程在公司仍处于亏损状态时,购买了一次有利可图的商务旅行。2000年3月,商务旅行的所有管理人员加入携程。

同月,携程共从软银、上海实业、美国兰花基金、香港陈星集团和IDG五家投资公司获得450万美元融资,占携程29%的股权。第二次融资仍由IDG的张素杨提供。

以450万美元为底线,梁建章、沈南鹏和范敏开始全职加入携程。

2000年11月,携程网收购了当时中国最大的预订中心现代快运,成为中国最大的酒店经销商。从那时起,携程真正转向了基于预订的商业模式,使得华夏旅行社和中国旅行社等竞争对手远远落在后面。

这次成功的收购不仅给携程带来了成千上万的客户和北方市场,也给携程带来了关键的第三轮融资。

这一轮投资的主要投资者是世界上最大的私募股权投资公司凯雷集团。2000年6月凯雷与携程进行谈判时,另一个投资条件是投资协议的生效必须以携程收购现代快车为基础。

因此,在现代快递成功收购的当月,凯雷集团牵头的第三轮投资获得回报:凯雷在携程、IDG、日本软银、上海实业、兰花基金等投资者身上投资800万美元,携程第三轮融资总额超过1200万美元。

最后一轮融资发生在全球互联网泡沫破裂、大量公司破产的时候。凭借这一基金和务实的盈利模式,携程不仅幸存下来,还相继整合了几家传统的预订公司。2001年3月,携程成为中国最大的酒店经销商。

在创业团队的共同努力下,携程于2001年10月提前一年完成盈利计划,为上市争取了时间。2002年4月,携程购买了著名的个人票务公司北京海岸(Beijing Coast),这为携程订票奠定了基础。一个月后,携程网推出了全国中央机票预订系统。2002年携程年营业额超过10亿元,总收入接近1亿元,净利润1419万元。

2003年10月,携程拥有700多万注册会员和约50万普通客户。同时,携程建立了中国最大的航空预订网络,覆盖35个城市。

携程于2003年12月9日成为新浪、网易和搜狐后,另一家中国公司在美国纳斯达克成功上市。开盘当天,其股价上涨88.6%,创下纳斯达克三年来开盘的最新纪录。同年,携程的年总业务量达到1.73亿元,净利润为5381万元,是上年的三倍。

有些人谈到“携程的四位绅士”:“戚迹有发展的热情和决心。沈南鹏风吹草动,是一个经验丰富的投资者。然而,梁建章偏爱理性,与数字对话,并有长远眼光。范敏擅长管理,恰当地处理各方面的关系。这四个有不同的特色,每个都有一端。”

携程从成立到上市不到4年。在此期间,携程克服了金融危机和互联网泡沫的破裂。在此期间,戚迹作为首席执行官的骨干发挥了重要作用。在携程的快速发展和最终上市过程中,梁建章、沈南鹏和范敏也发挥了巨大作用。

作为一个家庭成立,并再次去纳斯达克

2001年,远在上市之前,携程就逐渐稳定并实现了利润。此后,公司开始寻找新的发展方向,负责新业务拓展的戚迹也开始偏离携程。在

时期,几件事情的结合使戚迹和他的团队发现了新的商业机会。

一是有些用户抱怨说

这两家公司都是经济型连锁酒店,当时的房价仅为每晚150至200元左右。当时,中国的经济型连锁酒店并不像现在这样随处可见。旅游住宿业普遍两极分化。要么是一家昂贵的星级酒店,要么只能选择环境非常普通的小酒店或招待所。然而,他们在戚迹发现,从广大消费者反映的情况来看,经济型连锁酒店如锦江酒店,价格实惠,干净清新,是绝大多数人的需求。

携程投资酒店行业拥有天然优势良好的客户资源平台和技术优势,可以帮助连锁酒店建立强大的中央预订系统和酒店管理系统。

每个人都很合得来,携程的酒店业务立即开始。

没有经验,不得不制作商业模型和设计产品,戚迹开始了一次酒店视察之旅。这个技术人员把他一丝不苟的完美主义发挥到了极致。据悉,在此期间,他住在上海和宁波的每一家锦江酒店,“一本书、一只脚和一架相机”是他的三大“法宝”。

每次一个房间被打开,戚迹的第一件事就是拍照,给房间和浴室拍照,然后测量床和门的大小、长度、宽度和高度。他还将与值班经理和服务员交谈,以清楚了解游客来源和成本结构。在检查酒店产品时,他也基本上遵循了这套路线和流程。之后,他研究和思考了酒店的“职业病”,并一直坚持到现在。

考察过后,季琦有了一些比较清晰的概念:经济型酒店房间要紧凑、公共面积要少,否则空间浪费成本下不来。

经过调查,戚迹有了一些更清晰的概念:经济型酒店房间应该紧凑,公共面积应该少一些,否则空间浪费成本不会下降。

当时,戚迹只有大约500万美元的启动资金,这是不够的。为了迅速开拓市场,解放资金,戚迹决定走合作之路。他有足够的信心谈论与锦江之星和新亚之星的合作,但他被一口拒绝了。该行业的两位领导人不尊重携程,携程是一家刚刚盈利的“小公司”。

然而,这并没有阻止戚迹。被拒绝后,首都旅游国际酒店集团旗下的经济型连锁酒店建国酒店再次吸引了他的注意力。这家酒店是携程网上销售的最好的酒店之一。

经过几个月的持股等问题谈判,2002年6月,戚迹和第一旅行社最终达成成立合资公司的协议,“家居连锁酒店(Home Inn Chain)”正式成立,“家居快捷酒店(Home Inn Express)”是核心品牌。

根据协议,携程占贾茹55%的股份,首旅占45%,起始资本1000万元,首席执行官戚迹。迄今为止,戚迹正式退出携程旅行网。当时,私营企业很少能与第一旅行社(First Travel)等国有企业合作,成为大股东。

经过几个月的准备和建设,在贾茹成立的那个月,原隶属于第一旅游集团的“建国店”四家连锁店被统一,变成了“贾茹快捷酒店”,成为贾茹第一家连锁直营店。除了之前的10多家加盟店外,这类连锁酒店的数量达到了20家。

2002年7月,北京贾茹汉莎百货开业,成为首家新建的贾茹快捷酒店。

为了做好家庭经营,戚迹在酒店选址中主要采取了振兴老招待所和老物业的措施,并精心设计了便利性和成本。在房间布局方面,他充分借鉴了以往的研究成果,创造了“普通人(,古巴)能够负担得起的简洁实用的酒店形象”。此外,他还发挥了携程庞大的预订网络和运营能力,借鉴携程的成功经验建立了会员制度,成立了市场团队,并开始销售人员与各公司签订协议.为了降低成本和合并可负担的路线,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一个家庭的利润率稳定在20%左右。

2003年2月,成立仅8个月的贾茹获得了“2002年中国酒店业20强”的称号,并开始了自己的品牌。“充满家庭和市场”的贾茹也成为商务旅行的首选之一。

有些人认为携程可以在2003年成功上市,家庭的成就非常重要。

类似携程网成立时遭遇的互联网泡沫危机,非典来了

“别人怎么做你就怎么做,永远没有机会。所以我和很多投资者发生了冲突。他们说我是个赌徒。我认为这是企业家精神。他们认为投资应该是安全、合理和可计算的。我认为企业家精神本身有很多不确定性,没有什么公式可以遵循。”这是戚迹的观点。

2003年4月至6月,受非典影响,中国旅游业遭受重创。在许多酒店入住率下降到10%以下的低迷时期,贾茹创造了良好的业绩,平均入住率超过50%,一些连锁店的入住率高达70%。此外,贾茹在2003年获得了两轮融资,总额超过430万美元,缓解了金融压力。

凭借非凡的远见卓识和干劲,戚迹将危机转变为转折点,让贾茹在危机后站稳脚跟,踏上快速发展的势头。

仅在2004年,贾茹就在八个城市开了26家酒店,净利润569.9万元。2004年7月,作为贾茹连锁酒店的CEO,戚迹在公司的两年庆典上说:“贾茹以直接经营、特许经营、合同管理和市场联盟为四种同步分销模式,以北京、上海和广州为中心,辐射全国,努力在经济型连锁酒店市场中赢得领先地位。”“不排除贾茹将在两年内成为第一个海外上市的连锁酒店品牌。”当时,贾茹作为唯一的经济型酒店,获得了“2004中国酒店业民族品牌先锋”的称号。

2005年,贾茹业绩实现快速增长,总收入达到2.69亿元,净利润达到2093万元。截至2006年6月底,家庭经营授权的酒店达到82家,待建酒店达到57家,总收入达到2.49亿元。2006年上半年,贾茹净利润达到2725万元。

2006年10月,贾茹在美国纳斯达克成功上市,成为中国酒店业第一只海外上市股票。

“为了一生的事业”创造汉庭

这是携程先锋团队的又一次重大胜利。短短几年间,它已经在纳斯达克上市两次,这在中国企业的历史上是非常罕见的,戚迹在其中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例如,在携程上市的前一年,当戚迹进入快车道时,他又离开了,并计划他的第三次创业。早在2004年,戚迹就发现酒店市场似乎竞争激烈,但细分领域仍有许多差距。在经济型酒店和星级酒店之间,也有可能尝试开一些更高档、更有品味的商务酒店来满足这个国家日益壮大的中产阶级。这个想法在他离家后实现了。

2005年2月,戚迹建立了中国第一家商业连锁酒店汉庭连锁酒店。当时,汉庭是经济型酒店的升级版。其特点是“以经济价格享受有品位的服务”。与“干净、经济、温馨”的口号相比,戚迹将汉庭的特色定义为“现代、舒适、超值”。汉庭酒店主要面向白领和商人,也提供一些商业设备。就价格而言,它略高于一般经济型酒店,价格为300元。

“汉庭的特点是‘好’,我们总是在每一个细节上都比同龄人好一点。”戚迹钦佩乔布斯。他喜欢比较苹果的产品:更好的服务,更漂亮的设计,比同类产品稍高的价格,接近3或4星级酒店的标准,并且在成本控制范围内。

贾茹建国期间积累了许多经验教训,戚迹走过了许多弯路,汉庭的发展速度一度大大超过贾茹。从2005年8月江苏昆山第一家店开业到2006年底,汉庭商务酒店已经发展到34家。

不过,季琦很快意识到一个问题,虽然商务酒店的细分市场存在,但汉庭包括价格在内的整体定位在二线以下城市难以推进,容量相当有限,相比起来,还是像如家这样的经济型酒店拥有更广阔的市场。

然而,戚迹很快意识到了一个问题。虽然商业酒店有细分市场,但汉庭的整体定位(包括价格)在二线以下的城市很难推进,其容量相当有限。相比之下,像home这样的经济型酒店仍有更广阔的市场。

戚迹仍然是一名股东,他在开始离开家时签署了一份号竞业禁止协议:“两年内不能成为一个有竞争力的行业”。因此,当该协议于2007年到期时,戚迹立即结束了其商务酒店业务,回到经济型酒店领域,创建了“汉庭快捷酒店”。汉庭

此时,继2005年和2006年经济型连锁酒店行业的井喷之后,如携程的前下属郑南雁在7天内上市和建立100多家门店,戚迹感到压力更大。他非常希望能够脱颖而出,把企业做大。但急切的心情导致盲目扩张,一度将汉庭快捷酒店推向误解。

误解之一是不切实际的疯狂购买。汉庭旗下有许多设施不完善的小型连锁酒店。二是盲目进入三线、四线城市,不收房费,不收房租。第三个误解是将军的频繁更换。痴迷于扩张的戚迹在一年内更换了三名首席财务官。

这场战斗混乱无序。随着数千万在戚迹的初始投资被耗尽,他们不得不寻找外部资金。但这一次,经过判断,戚迹选择了相对稳定的融资策略,找到了五家了解中国、不急于上市、也不会打乱其战略节奏的投资机构。2007年7月,成立仅两年的汉庭获得8500万美元股权融资,创下中国服务业首轮融资的新纪录。汉庭只花了六周时间就从与风投的正式接触中获得了这笔钱。

这一轮融资为汉庭注入了新的活力。2007年底,第74家汉庭连锁酒店开业。2008年2月,汉庭连锁酒店更名为汉庭酒店集团,成为中国首家多品牌经济型连锁酒店集团。

然而,美好的时光并没有持续很久。2008年,当戚迹计划第二轮融资时,金融危机席卷全球,戚迹遭遇了一次非常重大的考验。一家国际投资银行愿意向他提供1.2亿美元,但要求债务融资。如果我们接受它,我们可以缓解暂时的紧急状态,停止关于资本链断裂的谣言。然而,“如果金融危机持续两年以上,我们将不得不以低价稀释我们的股权,将公司白白地交给其他人。”

我该怎么办?经过反复考虑,戚迹做出了一个长期决定,即不接受任何债务融资,并再次做出改变。“这真的很痛苦,很困难。一个接一个地寻找,一个接一个地交谈,一个接一个地讨价还价。”最后,戚迹于2008年7月完成了第二次5500万美元的股权融资。当年年底,汉庭宣布所有资金都已充足。据报道,“两年后,戚迹第一次在那天的灾难中暴露了他内心的恐惧,他仍然有一种挥之不去的恐惧。”

“危机给了我们机会。在大家都难的时候,你比别人更坚定一些,看得更远一些,就能用很小的力得到很大的回报。”季琦说。

“危机给了我们一个机会。当每个人都有困难时,如果你比别人更坚强,看得更远,你只需很少的努力就能获得巨大的回报。”戚迹说。

和非典一样,戚迹认为金融危机是他做生意的“运气”。利用这个机会,他毫不拖延地招聘人才并签订合同。当时引进了大量优秀的专业管理人才,如时任朱华首席执行官的张敏。如今,汉庭在上海的店铺远在他乡,大多数都是在金融危机期间签约的。

同时,为了避免盲目扩张,戚迹庄子采取了双臂折断的“收缩扩张”模式。他在加盟模式上更加注重“轻资产”,调整和优化酒店内部结构,还推出了十个免费商务项目。所有这些都像他的偶像保罗杜布勒先生,世界饭店的主人:“规模并不重要,质量才是最重要的”。

最终,汉庭完成了从创业到专业的转型,完成了全国各大城市的布局,成为全国增长最快的连锁酒店品牌之一,不久收入超过1亿元。2010年3月26日,44岁的戚迹再次将自己的汉庭带到纳斯达克。当时,他拥有汉庭50%以上的股份,并将汉庭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

被人看不起的穷小子,一连办了三家在美国上市的大公司

从创业到继续工作的转变

有人曾经问,在三次成功创业后,戚迹何时开始第四次旅程?戚迹回答说:“当我是携程旅行网和居家型的人时,我正处于全盛时期,我对上市、股票价格、业绩和预算充满热情。

现在我真诚地希望我能从一个连续不断的企业家成为一个百年企业的创始人。我想专注于酒店业,让汉庭成为一家百年老店。”

从创业到继续创业,戚迹已经完成了转型。他是共产党员

2014年,朱华还与依达进行战略合作,将宜必思、诺富特、美菊等中高端品牌带入集团。双方预订系统的开通也扩大了各自的销售渠道。

从2014年开始,中国经济型酒店品牌汉庭开始全面升级。到2016年,汉庭已完成客房总数的31%的升级。升级涵盖浴室设计技术、床上用品质量和新概念大堂等。它更加注重营造舒适的氛围和提高服务满意度。

这种升级推动了朱华的整体客房收入在2016年第四季度达到5.7%的增长率,同时也推高了收入。根据朱华发布的未经审计的2016年第四季度财务报告,朱华第四季度净利润为1.259亿元,同比增长77.9%。

截至2016年底,中国已在全国367个城市居住,开设了3269家酒店,客房总数为间。

“创业教父”成功之路

回顾戚迹的创业历程,它总是伴随着各种天灾人祸。谈到持续的创业成功,戚迹多次被认为是市场和资本的力量。然而,不可否认,戚迹有许多优秀企业家的素质。他有热情、细致的观察和独创性。

他曾经提到他痴迷于把米和石锅混合在一起。他去了西藏墨脱,挑选了一万件旧石锅。他用日本的秋田米、法国的依云水和意大利的松露来做味道和稠度都很好的米饭。他认为酒店业也需要这种痴迷。

从互联网回归传统产业,戚迹提出了“中国服务”的概念,主张用“互联网精神”建设传统服务业。核心是“快”、“强学习能力”和“创新精神”。正是基于这种想法,戚迹在行业竞争中优于传统运营商。谈到Airbnb模式目前对酒店业的影响,戚迹表示,他认为未来仍然需要稳定、安全、可靠、专业的酒店。

这个在那些日子里被人瞧不起的可怜男孩,凭借他的勇气、智慧和勇气,最终成为了亿万富翁。

本文转载自中国商人陶烈(身份证号:HST L8888)。未经允许,严禁转载。如需转载,请联系中国商人陶烈申请授权。

[本文由合作媒体授权的投资界转载。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ditor